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17 2024年2月26日 星期一

特朗普若再上台会重启对华贸易战吗?


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新罕布什尔州纳舒亚的共和党初选之夜观看派对上打手势。(2024年1月23日)
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新罕布什尔州纳舒亚的共和党初选之夜观看派对上打手势。(2024年1月23日)

2024年美国总统大选的共和党总统参选人、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最近表示,如果再次当选,他可能会对所有进口至美国的中国商品统一征收60%甚至更高的关税。分析人士认为,如果特朗普再次入主白宫,关税必将会成为他第二个总统任期内对中国的最重要经贸政策工具,但考虑到他自称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有着“很好”的个人关系,不排除他会推进与中国达成“第二阶段”贸易协议。

特朗普目前在共和党内遥遥领先并极有可能在11月的总统大选中与现任民主党籍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再次对阵。他对自己有意重拾关税大棒,在经贸领域向中国发起更大挑战毫不隐讳。特朗普最近一次谈及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是在接受《福克斯新闻》的“Sunday Morning Futures”栏目专访的时候。他表示,如果在 11 月的大选中获胜,他打算对中国商品征收关税,税率可能超过 60%。特朗普在回顾自己第一个总统任期时强调,加征关税对于解决他所认为的中国对美国经济的不利影响具有重要意义。他说:“我们必须这么做。”

前贸易代表莱特希泽有望回归,重拾关税大棒?

华盛顿邮报》最早报道了特朗普有意对中国发起新一轮贸易战的消息。报道援引三位熟悉内情的人士的话说,特朗普与他的顾问私下讨论过对所有中国进口商品统一征收60%关税的可能性。在公开场合,他提出要取消对中国的“正常贸易关系”地位。根据一项分析,此举将可能导致美国对从玩具到飞机和工业材料等所有中国进口商品征收 40% 以上的关税。

特朗普自诩为“关税侠”(Tariff Man)。在竞选文件和媒体采访中,特朗普提出对所有进口到美国的商品征收10%的关税,并对关税更高的贸易伙伴征收对等关税,“以牙还牙,以关税还关税”。

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威廉·芮恩施(William Reinsch)对美国之音表示,特朗普发出的关税信号值得警惕。“如果你认为他会赢得大选,你应该对此担心,”他说,“他有努力信守承诺的历史,尤其是在贸易方面。因此,如果他最终真的将此作为一项提案,并用在竞选中,那么,如果他赢了,他会尝试这么做。”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特朗普在竞选纲领方面依赖前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erhizer)。莱特希泽是一位资深的钢铁行业贸易律师,是特朗普第一任期议程的执行者之一。特朗普的助手说,莱特希泽将是在第二个任期里回归的小圈子顾问之一。

全球政治风险咨询公司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中国企业事务项目主任安娜·阿什顿(Anna Ashton)对美国之音表示,莱特希泽对美国贸易政策的愿景将在特朗普第二任政府中占据重要地位,就像在第一任政府中一样。

“我们可以非常有信心地预计,莱特希泽大使将以某种身份重返特朗普第二任政府,无论是作为美国贸易代表还是担任不同的内阁职务,”她说。

时任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会见巴林王储萨勒曼·本·哈马德·阿勒哈利法(Salman bin Hamad Al Khalifa) (资料照片:2019年9月16日)
时任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会见巴林王储萨勒曼·本·哈马德·阿勒哈利法(Salman bin Hamad Al Khalifa) (资料照片:2019年9月16日)

在他去年6月出版的《没有贸易是自由的》(No Trade Is Free)一书中,莱特希泽把中国称为“致命的对手”(a lethal adversary)。他提出的措施包括,拒绝向中国提供正常贸易关系所保障的低关税,并对从中国和其他污染国进口的产品征收碳排放费。他还主张继续使用“301条款”对中国商品征收关税。

阿什顿说,对全部中国商品征收60%的关税的说辞或许是夸大的竞选言论,亦或是一种谈判的姿态,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特朗普上台,美国对中国商品的关税大概率会提升。

“不管10%还是60%,不管是一刀切还是只提高某些种类的关税……特朗普将会提高对中国进口商品的关税。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莱特希泽认为这是适当的做法,但也因为拜登政府一直在维持了特朗普时期的关税。特朗普希望比拜登政府做得更多。”

特朗普在2018年和2019年对价值3000多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了25%的关税。在2020年美中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之前,这两个世界最大经济体之间展开了一波针锋相对的关税战。

关税是最有效的对华经济武器吗?

拜登政府大体上维持了特朗普2018年任职总统时对中国商品征收的关税。拜登总统所在的民主党传统上抱持保护主义立场。为了吸引工薪阶层选民,并避免被更加鹰派的共和党人批评对中国软弱,拜登政府顶住了取消部分非战略性商品关税以缓解通胀的压力。不仅如此,拜登政府还采取了其它限制和保护措施,包括对先进半导体和其他制造设备的出口管制措施以及对某些关乎国家安全领域的对华投资限制。

但现在特朗普承诺要走得更远。在2024年的竞选活动中,他一直坚称对进口商品征收关税可以促进国内产业发展,同时为联邦政府筹集资金,而这有悖于经济学家普遍观点,即关税增加了美国消费者和生产商的成本。

曾在2001年至2016年担任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成员的芮恩施说,如果特朗普的关税措施得到落实,那在经济上将是灾难性的。

“他上一次对一批商品征收较低关税时,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对制造商尤其有害,”他说,“首先,制造商从中国购买的零部件变得更加昂贵,这意味着他们的成品竞争力下降;其次,报复总是存在的。中国上次采取了报复行动,基本上是以牙还牙,这意味着我们的制造商试图在中国销售的产品也更加昂贵。因此,对美国制造商来说,这是一种双重打击。”

芮恩施也表示,特朗普所说的中国最终会为此买单的说法也是荒谬的,“有多项研究表明,事实并非如此,是进口商买单或国内销售商提价,消费者买单。”

据美国商务部2月7日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23年的美中贸易逆差为7734亿美元,比上一年下降了近20%,为十多年来的最低水平。表面上看,美国对中国产品征收的关税是导致美中贸易逆差减少的原因之一。而实际上,美国并没有像数据显示的那样停止从中国进口商品。包括中国在内的各国制造商找到了许多规避关税的方法,比如将最终组装地转移到越南和墨西哥等地。2023年美国对墨西哥的贸易逆差上升到1520亿美元,是2017年的两倍多,与越南的贸易逆差达到1050亿美元,是2017年的三倍。

加大出口管制还是与中国签新协议?

现在尚不清楚特朗普如果当选,他在第二任期内是否会加大在半导体、人工智能等高科技领域对中国的出口管制力度。

欧亚集团中国企业事务项目主任阿什顿说:“在这个技术更加先进的时代,出口管制当然与国家安全的考量息息相关,而国家安全所包含的内容也在不断扩展。因此,我认为要确定他是否会更加咄咄逼人,还是不那么咄咄逼人,更倾向于妥协或谈判,还是更不倾向于妥协或谈判,这一点比较棘手。这是一个未知领域。”

在特朗普提出要对中国商品征收60%的关税的同时,他也强调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私人关系。他在接受福克斯新闻的采访时说,“我希望中国做得很好,真的。我非常喜欢习主席,他是我在任期间的好朋友。”

特朗普对习近平的称赞似乎由来已久。去年,特朗普称这位中国领导人“聪明、卓越、一切完美”,用“铁腕”进行统治。

欧亚集团的阿什顿认为,特朗普在他的第一个任期内似乎希望与习近平建立私人关系,他或许也会在第二个任期内这么做,从而恢复落实他任内与中国达成的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并以此为进一步谈判的基线,通过关税手段与中国谈判达成第二阶段贸易协议,这或许是一份对美国农业生产者有利的采购型协议,但中国能从中获得美方的哪些让步就很难预料了。

“我认为,如果贸易关系变得更加平衡,其他一切可能都会变得更有谈判余地,但这也是预测变得更加棘手的地方,因为我们也可以预计,第二任特朗普政府会在国家安全问题上保持相对强硬的立场,这只是基于美国共和党对中国的整体共识,以及特朗普顾问在第一任政府期间的取向。”她说。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