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36 2024年3月1日 星期五

聿文视界:习近平有着怎样的对美战略


资料照: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23年11月15日在旧金山出席美国商界主办的晚宴并发表讲话。
资料照: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23年11月15日在旧金山出席美国商界主办的晚宴并发表讲话。

编者按:这是邓聿文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拜习会虽然暂时稳定了两国关系,但并没有解决根本的利害和战略冲突。美国对中国的战略意图是清晰的,遏制中国崛起对西方制度和文明的挑战。然而,中国,或者准确地说,习近平的对美战略意图却有些模糊,尽管他同拜登的会谈和晚宴演讲都表示,中国没有超越或者取代美国的规划,不赌美国输,但很多人怀疑他这样说的真实性。

一般而言,竞争或对抗的双方,实力相对弱的一方会有意隐藏自己的竞争意图,不会让它过早暴露。检索中国官方的公开文件和领导人发言,确实找不到要超越或者取代美国之类的话,但是,习近平所提的民族复兴和让中国重回世界舞台中心的说法,又隐约让外界感觉有这么一层含义;另外,也有一些中共的理论家和官员在文章和讲话中表达过类似意思。所以,对习近平的对美战略是否有中国取代美国的意图,外界是有争议的。

要准确识别这一点不容易,对美国应对中国的挑战,意义重大。然而,这并非是一道不可解的题。一个对外战略的制定,除了受制于决策者对外部世界的认知,也与这个国家的政治制度、文化传统、利益结构以及国家实力有关,是由这些因素共同决定的。对习近平来说,他的对美战略受到马克思主义的意识形态和中国传统文化,还有中共党内和社会的政治和利益结构,及对中国真实实力的认识等几方面的影响。

输出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

中国对外战略重中之重是处理同美关系,某种意义上可以把中国的对外战略简化为对美战略,和美国的关系处理好了,中国的外部环境总体也就很好;和美国的关系搞僵——就像现在——中国的外部环境也就变差。美国遏制中国,不仅仅是因为中国的实力比过去强很多,也是因为美国感受到了来自中国的威胁和挑战,这种感受很大程度上是中国官方在许多具体事情上的做法,包括不恰当的宣传导致的。在这方面,中国的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直接加重了美国对中国的疑虑。

按照正统马克思主义观点,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是两种对立的意识形态,共产主义的使命是埋葬资本主义。虽然在中国改革后,中共几代领导人从来没有坚持正统马克思主义,但习近平似乎是个例外,他强化意识形态,坚持党对国家一切事务的控制,政治上回归毛时代的某些做法,都让人认为是否要借中国力量在全球的扩张而把这套政治体制和意识形态推向全球尤其是南方国家。

不过,在我看来,习没有此野心。因为即使他的野心再大,也应意识到,仅靠中国一己之力,是不可能做到在全球复兴马克思主义,在更多国家实行社会主义的。自苏东剧变,世界社会主义阵营瓦解,人类就获得了对共产主义的免疫力,马克思主义作为一种学说和思想还会存在,但作为一种社会制度在现存几个国家外,是很难在全球获得响应的,即便中国向南方国家推荐,也会被拒绝。习对外部世界的这点认知还是有的。他在国内强化马克思主义,更多是出于个人独裁统治的需要,所以多次表示,包括这次访美也对拜登说,中国不搞意识形态输出,也不同任何国家搞意识形态对抗。尽管如此,在内政上过于强调意识形态,也使得他的外交团队特别是对外宣传,带有一股浓厚的意识形态味道。

习提中国式现代化扩大影响

然而,习不对外输出意识形态,不等于他不想将中国的发展经验和道路,即所谓中国式现代化向外传播。他在中共二十大提出了中国式现代化的说法,并视之为中共在未来30年要完成的使命。官方同时不讳言将中国式现代化向国际社会推广,作为一种不同于西方文明的人类文明的新形态,供发展中国家选择。中国式现代化的提出,表明习试图嫁接马克思主义和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将马克思主义建立在中国传统文化的基础上,并将中国的发展经验包装成中式现代化,给它涂抹上一层中国传统文化的色彩。故而,这里就出现了一个如何解读中国传统文化的问题。一些人基于国强必霸的历史逻辑,再去检视中国在汉唐盛世的征战史,尤其是西方国家对蒙古大军西征所带来的“黄祸”的历史记忆,认为中国历史上存在侵略扩张的文化基因。而习号称要带领中国实现民族复兴,自然要走国强必霸的扩张老路。

无可否认,习提中国式现代化,有在“人类命运共同体”中植入中国传统文化,在世界秩序的构建中嵌入中国文明元素的考量,通过提供另一条现代化道路让非西方国家选择,扩大中国文化的辐射力,影响更多国家认同中国,这是习要达到的目的。但另一面也要看到,现在毕竟不是殖民时代,假如习要通过战争和军事扩张方式强迫其他国家接受中国式现代化,会遭到全世界反对,行不通的。

由儒家思想塑造的中国文化本质上是一个内敛而非向外扩张性文明,它的“天下观”强调的是“礼治”,文化的感染和同化,不尚武,不好战,即使在汉唐盛世,发动过对外战争,但也不是基于领土扩张的原因。这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特性。让西方人恐惧的蒙古大军西征是个例外,中国自己也是受害者,是被蒙元征服的。习近平近年对传统文化的强调,不完全是出于一种统治策略的考虑,传统本身对社会和执政党都会产生很深的思想和行为的制约。中国式现代化更多会使用经济力量去渗透,而非军事扩张。习最多对尚未划定边界的有争议的领土不会放弃,难以想象他会去觊觎和侵占别国的领土版图。这是他何以要提全球安全、发展特别是文明倡议的原因。

外交不能脱离内政单独存在,对外战略必须考量内部因素,在中国尤其如此。中共党内和社会各阶层对美国的态度很不一样。大体说来,受惠于美中交流和认同普世价值的群体,主要是党内和社会的温和派,包括商人阶层,他们赞同和支持同美国维持一种良好关系,对目前的态势很不满。主张国家利益至上的民族主义者和强硬派等则反对向美国让步,认为中国对美政策还不够强硬。习受到这两股力量的夹击,他的对美战略是在这两派间寻求一个平衡点,其最高目标任务是维护党的统治和制度安全,其次才是维护中国的发展利益和国家安全。这两者绝大多数时候是重合的,而且以中国目前的力量,也无须让习在维护中共统治安全和国家利益间作出抉择,但也说明,在极端情况下,当维护党的统治和国家利益存在冲突,习是可以牺牲国家利益来保护党的统治地位,甚至也有可以牺牲党的利益来维护他个人的统治。

习的目标:中美共治世界?

但在对美战略的这两个目标任务间,作为最高目标的维护党的统治安全,只能处于一种被动状态,即守势,而不能采取主动出击的进攻态势,因为要主动出击,就必须在全球传播共产主义。可中共早就放弃了这点,习也不会重新捡起,前面已对此作了分析。那么,怎样才能做到使中共统治安全免受外界特别是美国影响?习采取的迂回办法,就是更好维护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守住了,党的统治自然就有了坚实保障,而在维护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上,是可以采取攻势的,国家的发展利益越扩张,中共的统治就越坚实。一带一路则是扩张中国发展利益的最主要政策工具。

中美经过五年多的竞争和对抗,习现在对中国的实力和差距,尤其是科技上的差距,已有一个清晰了解,外界看到,尽管他还在提百年未有之变局,但官方不再说东升西降。他也多次声称,中国没有想取代美国,如果说过去这只是外交辞令,最新对拜登的表态,可能是他的真实想法。习清楚,以中国的国力,即便2035年如期实现了初步现代化,也做不到取代美国,成为单一霸权。所以,我认为习真正想做的,是让中美组成G2,共治世界。这就是他一再讲的构建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含义。对习来说,世界舞台的中心可以有两个主角,而非只是一个。所谓地球足够大,可以容纳中美,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

但中美共治世界,美国无疑不会同意,因为从美国的角度看,这已改变了二战之后的国际秩序,挑战了美国利益。故为不刺激美国,中国公开的说法换成,维护以联合国体系为基础的多边主义,包括习这次访美在晚宴的演讲也是这样说的。但他没有说的是,中国在其中的的角色和地位,是成为全球多边主义的主要担保者。为此,习对美攻守同时进行,从攻的一面说,以中国主导的国际平台为依托,以一带一路为工具,在全球南方投放力量,包括争夺民主的国际话语权;从守的一面说,和俄罗朝鲜伊朗等被美国和西方制裁的国家结成一定程度的事实上的同盟关系,共同抵抗美国和西方的围堵。

  • 16x9 Image

    邓聿文

    美国之音特约评论员,曾在中国做过记者,现居美国,作者本人这样介绍自己说:“曾经在体制的边缘,因而更能洞察所谓‘新时代’的荒谬。”

评论区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 3/1【时事大家谈】中国修订《保守国家秘密法》,北京不惧外企撤资?拜登下令禁售美国人敏感信息给中国,行政令出台背景是什么? 嘉宾: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执行长陈闯创律师;台湾龙华科技大学助理教授赖荣伟博士;主持人:陈小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