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04 2024年5月19日 星期日

外国法官在香港的角色引发争议:彭定康称其扼杀民主运动


一份标题为《为迫害增添声望:外国法官如何破坏香港的自由以及他们为何应该辞职》的报告5月14日在英国国会发布。报告作者方雅雯(Alyssa Fong)和学者议员呼吁香港终审法院的非常任法官辞职。(2024年5月14日,美国之音李伯安)
一份标题为《为迫害增添声望:外国法官如何破坏香港的自由以及他们为何应该辞职》的报告5月14日在英国国会发布。报告作者方雅雯(Alyssa Fong)和学者议员呼吁香港终审法院的非常任法官辞职。(2024年5月14日,美国之音李伯安)

一份标题为《为迫害增添声望:外国法官如何破坏香港的自由以及他们为何应该辞职》的报告日前在英国国会发布。

该活动由英国国会议员阿利斯泰尔·卡迈克尔(Alistair Carmichael)和报告作者、香港自由基金委员会(简称CFHK)的公共事务经理方雅雯(Alyssa Fong)主持,期间香港末代总督彭定(Chris Patten)也参与了发言。

报告探讨了中共如何利用海外非常任法官在香港司法系统中的存在,进一步打压公民自由。报告指出,这些法官不再为法院提供积极的指导,而是给专制政权带来了不应有的公信力。

根据香港法律,香港的终审权属于终审法院,终审法院可“根据需要”邀请非常任法官或其他普通法司法管辖区的法官参加审案。目前还有五名英国籍、三名澳大利亚籍和一名加拿大籍外籍法官在香港任职。

香港末代总督和英国上议院勋爵彭定康在会中指出:“(在国安法通过后)任何与民主运动有关的案件,特别是每次有非常任法官参与的,都在扼杀民主运动。”

外国法官的角色变化

报告作者方雅雯认为,海外法官的存在对香港残存的基于权利的秩序几乎没有任何益处。相反,香港当局可以利用这些退休法官的声望来为其人权侵犯和削弱香港法治提供合法性。

方雅雯指出,海外法官曾为香港司法体系和法院的声誉做出贡献,但自《国家安全法》和《基本法》第23条立法实施以来,香港的法律体系已被重塑为服务于中共的专制政权。

2022年3月,自1997年来一直任职于香港终审法院的英国最高法院院长罗伯特·里德(Robert Reed)勋爵表示,他和帕特里克·霍奇(Patrick Hodge)勋爵将因新香港国安法对公民自由构成的威胁而辞去香港终审法院职务。

香港终审法院中的其余五名英国法官(Lords Sumption, Neuberger, Hoffmann, Phillips, and Collins)联合向新闻界发表声明,他们对终审法院的独立性和公正性 "完全满意"。

方雅雯在发布会上说: “作为一个香港人,我为听到这些法官声称司法独立感到悲哀。因为此时,香港的青少年因参与或报道2019年和2020年的民主游行而被送进监狱,黎智英或因与外国势力勾结和发布煽动性材料的虚假审判而被拘留。”

约克大学法学院讲师简·理查兹(Jane Richards)认为,香港的司法系统已不再独立于政府,北京通过多种渠道对司法系统施加强大影响。最直接的是,北京保留了“解释”《基本法》和《国家安全法》的权力,允许其推翻终审法院的“最终”决定。北京多次使用这一权力干预法院判决。

此外,北京任命的香港特首拥有对司法任命和晋升的权力,这一权力已被用来确保法院奖励支持政权的人,并边缘化不支持政权的人。最后,香港立法会保留了限制法院权力的权力。报告作者认为,自2021年选举“改革”后,这一权力实际上已由北京掌控。

理查兹博士指出:“迄今为止,在适用《国家安全法》的制度中,普通法原则已让位于对《国家安全法》法律的严格解释,例如,通过推翻反对保释的推定。 司法机构的成员确实是在司法判决被行政干预推翻的阴影下工作的。”

外国法官侵犯港人自由

彭定康在会中援引了澳籍法官格里森(Gleeson)和四位同事投票恢复人权活动邹幸彤煽动未经批准集会的定罪的案子。未经批准的集会是每年纪念1989年天安门大屠杀受害者的烛光晚会,这一传统在香港长期存在,但自2020年以来被禁止。

彭定康和报告作者认为认为,邹的指控和定罪显然是针对这位受人尊敬的人权领袖的政治迫害,旨在监禁和压制她。尽管在审判过程中出现了许多不规则和有问题的证据,格里森法官仍然投票恢复定罪。邹现正在服15个月的刑期,并在等待另一项颠覆国家罪的审判。

香港最后一位总督彭定康(Chris Patten)在英国国会中指责在香港的外国法官”扼杀“香港的民主运动。(美国之音李伯安,2024年5月14日)
香港最后一位总督彭定康(Chris Patten)在英国国会中指责在香港的外国法官”扼杀“香港的民主运动。(美国之音李伯安,2024年5月14日)

在香港因支持民主运动入狱的美国人权律师塞缪尔·比克特(Samuel Bickett)表示:“香港剩余的海外法官早该辞职了。我们的报告显示,这些法官的存在支持了严重的人权侵犯。作为一名曾被香港法院不公正监禁的人,我深知司法系统通过操纵证据和程序对抗异见者来支持政权。许多这些外国法官过去自称是人权捍卫者,但他们的遗产现在因与一个积极破坏这些权利的司法系统合作而受到威胁。辞职不仅是职业义务,更是道德义务。”

另外报告指出了,英国上议院成员霍夫曼勋爵(Lord Hoffmann)在恢复一名仅被指控拍摄警察跟随者的男子定罪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法院的一组法官,包括霍夫曼勋爵在内,裁定一个人可以在没有任何意图参加非法集会的情况下被定罪。

报告认为,该案显示了在“非法”集会中的参与者和仅仅记录事件的人之间的界限模糊。被告自2019年6月以来一直在拍摄抗议活动,希望这些录像能被新闻网站使用并收入纪录片中。由于霍夫曼勋爵及其同事的裁决,被告被判三个月监禁。

彭定康说:“这些法官为何要参与这些直接侵犯香港人权的案件仍是一个谜,他们声称法院是独立的,但显然不是。他们声称自己是煤矿中的金丝雀,提供某种理性的指导意见,但显然不是。”

呼吁法官们辞职

报告还指出了四位兼任英国上议院议员的海外法官在两者之间难以调和的冲突。英国议员需要对王室宣誓效忠,并根据这一誓言考虑通过的立法。当他们在香港担任海外法官时,还必须向香港效忠。方雅文认为,虽然历史上这些双重誓言没有太大问题,但随着中英两国利益的日益冲突,这种效忠的难题变得难以调和。

“迄今为止,在适用《国家安全法》时,普通法原则已让位于对《国家安全法》的严格解释,例如,推翻了反对保释的推定。 司法机构的成员确实是在司法判决被行政干预推翻的阴影下工作的。” 理查兹博士说。

由于香港人权、司法独立和法治的严重侵蚀,方雅雯认为,剩余的海外法官应效仿2022年辞职的三位同事,因担心他们在法院的存在会合法化香港的专制政权而辞职。

此外,报告建议,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政府应积极劝阻其公民在香港法院任职。任何在这些法院任职的公民应被限制在其本国担任公职和委员会职位,以避免利益冲突。

并且,根据上议院现有的行为准则,担任上议院议员的法官应申报其从香港终审法院获得的财务利益,包括指定的薪酬范围。报告建议未按现行准则正确申报利益的议员应受到议会制裁,上议院应修订其行为准则,要求请假议员继续登记所有外国政府的财务利益,并注明薪酬范围。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