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56 2024年5月19日 星期日

当中俄民族主义者遭遇彼此:“普京大脑”杜金被中国网民“群殴”


俄罗斯民族主义学者和理论家亚历山大·杜金(Aleksandr Dugin)
俄罗斯民族主义学者和理论家亚历山大·杜金(Aleksandr Dugin)

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即将展开新任期内对中国的首次访问,中俄双方已经在强调两国关系处于“历史最高水平”,并表示将推动中俄世代友好。不过,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被一些人称为“普京的大脑”的俄罗斯民族主义学者亚历山大·杜金(Aleksandr Dugin)却不断遭受中国网民的攻击和嘲讽。分析人士指出,中国网民对杜金的“群殴”凸显了两国出于反西方而建立的伙伴关系里少为提及的一面,即过去几个世纪以来中国和俄罗斯多次出现的领土争议和政治冲突所带来的双方民族主义者之间的敌视。

普京定于星期四、星期五(5月16日到17日)两天访问中国,在普京抵达中国前,中国驻俄罗斯大使张汉晖在中国官方的《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题为《元首外交领航新时代中俄关系更上层楼》的文章。在文章中,他说,中俄关系“处于历史最高水平”,他还强调双方将“推动中俄世代友好、合作共赢理念更加深入人心”。

5月15日,在新华社发布的对普京的专访中,普京也强调“俄中关系已达到历史最高水平,即使面对严峻的国际形势,两国关系仍在持续加强。”

但是,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出现了另一种景象。自从俄罗斯民族主义学者和理论家亚历山大·杜金(Aleksandr Dugin)上个星期在中国的社交媒体平台微博和哔哩哔哩上开通账号以来,他不断遭受着中国网民的攻击和嘲讽。

杜金开中国社媒账号遭攻击

5月6日,杜金同时在微博和哔哩哔哩创建了账号。在一段同时发布于这两个平台的短片中,他用中文说道“你好”,随后用俄文表示:“我是亚历山大·杜金,我正式开通了我在中国的社交媒体账号。希望未来能与中国的朋友们有更多的交流。”

他称中国时“充满魅力的土地”,他每一次造访那里都“深深感受到中国的进步与发展”。“中国的崛起不仅改变了世界的经济格局,更在文化、科技等多个领域展现出强大的活力,” 他说。

杜金还不点名地批评了复旦大学俄罗斯中亚研究主任冯玉军今年4月在英国的《经济学人》杂志上发表的文章。冯玉军在文章中认为俄罗斯在乌克兰战争上将不可避免地失败。杜金则反驳称冯玉军和一些中国人低估了俄罗斯的“坚韧与毅力”。

在微博上,他的这段视频立刻引来了大量针对他和普京政府的攻击。

“俄罗斯必败,” 一条收获了上千点赞的留言写道。

“这是个极端分子,对中国极不友好,还曾制定计划肢解中国,”另一条留言说。

扩张主义者杜金曾经试图“肢解中国”

今年62岁的杜金出生于莫斯科。上世纪80年代,他成为了一位反对共产主义的异议人士。苏联解体后,他逐渐开始推广俄罗斯扩张主义。他认为,莫斯科在欧亚大陆的领土扩张能够让其具有对抗美国带领的西方势力的能力。

他在1997年出版的书籍《地缘政治的基础》(Foundations of Geopolitics)中写道,将中国肢解是俄罗斯强盛的必要一步。

“中国是俄罗斯以南最危险的地缘政治邻国,” 杜金写道。他表示俄罗斯必须寻求“(中国)国家的领土瓦解、分裂以及政治和行政上的分割”。他希望将蒙古以及中国控制的西藏、新疆、东北三省打造为俄罗斯和中国之间的安全缓冲带。

他还认为俄罗斯应当和中国的邻国日本建立盟友关系,形成“莫斯科-东京轴心”。此外,俄罗斯也应当邀请印度、朝鲜、韩国、越南等国一同参加其对中国的限制和瓦解。

不过,过去几年里,杜金对中国的态度出现了大幅度改变。2018年,他第一次造访中国。在上海复旦大学举办的活动上,他称赞了中国的经济、文化以及在“反殖民”斗争中的领导作用。

杜金还一改此前对遏制中国的支持,在演讲中称中国和俄罗斯能够一起对西方力量“形成非常重要的、不可忽视的牵制力量/牵拉效果”。

杜金现在是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的高级研究员,也是中国的民族主义新闻机构“观察者网”的专栏作家之一。

2022年2月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前,他在专栏中表示,中国和俄罗斯结成联盟将“意味着西方霸权会不可逆转的终结”。

“杜金是一名机会主义者,” 美国亚洲协会中俄问题高级研究员菲利普·伊万诺夫(Philipp Ivanov)对于杜金在中国上的态度转变告诉美国之音。“随着乌克兰战争戏剧性地加速了中国和俄罗斯之间的一致,他的态度也开始转变,导致他现在尝试和中国的知识分子以及更广大的社群进行交流。”

对于杜金被一些人形容为“普京的大脑”,伊万诺夫并不认同。他表示杜金对克里姆林宫的影响力被外界夸大了。

“我不相信杜金的观点对俄罗斯总统、俄罗斯政治或外交政策有什么深刻的影响。他是一名知识投机主义者,他寻求增加自己的政治影响,但这个影响一直是有限的,” 他表示。

当俄罗斯民族主义遭遇中国民族主义……

微博官方在平台上做了宣传杜金的加入。在一张宣传照上,戴着眼镜、留着长长的花白胡子的杜金一身黑衣,双臂交叉。他的边上写着“俄罗斯社会政治学家@亚历山大杜金入驻微博啦”

“微博时事”的账号将他形容为“俄罗斯社会学家、思想家、哲学家和翻译家,带您了解真实的俄罗斯,分析不断变化的世界格局”。

从5月6日加入以来,杜金已经在微博上收获了超过10万粉丝。在哔哩哔哩上,他也有2.5万的追踪者。他在微博上发布的帖文还不到5条,但几乎每条下的评论数字都超过了1000。其中大多数是对他的攻击。

在一条杜金支持普京开启第五任总统任期的帖文下,网民们留下了“俄罗斯快战败了”、“地狱之门等候你们”等评论。

杜金加入微博后,中国近几十年来最具影响力的民族主义学者王小东转发了一段他两年前批评杜金和支持俄罗斯的中国人的一条微博帖文。

“介绍杜金的思想,并不是担心克宫会实施他的想法--有这心也没这个力啊!而是要告诉国人,有一些俄人,包括强力部门的精英,他们是怎么看待中国的。我们中国人有没有必要为了他们去玩儿命?” 帖文写道。

在一段2022年发布的视频里,王小东表示,一个强大的俄罗斯不利于中国的发展。

“如果俄罗斯非常强大的话,你们自己想一想,它跟我们是接壤的,它对我们的领土威胁是比美国大还是比美国小?” 这位以一向反西方著称的民族主义者问道

对于杜金在中国互联网上遭到的攻击,亚洲协会的伊万诺夫表示这并不令人意外。

“尽管中国网民支持普京的反西方/反美国目标,但他们也对俄罗斯对一个独立国家主权的攻击以及俄罗斯扩张主义、民族主义、(杜金代表的)沙文主义感到怀疑甚至完全否定,” 他在和美国之音的文字采访中写道。

他指出,中国和俄罗斯之间的历史大多数时候充满了“对峙、竞争和不信任”。

在一篇刊登于亚洲协会网站上的文章里,伊万诺夫罗列了中俄之间的历史。

俄罗斯和中国的交流可以追溯到13至14世纪。在清朝时期,两国开始出现了领土纠纷。1689年,双方签署了第一份确定边界的条约《尼布楚条约》。19世纪中叶,中国在和西方国家交战中的不断失利,中俄两国当时签署的《瑷珲条约》和《北京条约》将大块的中国领土划给了俄罗斯。

1917年,苏联成立后,两国的关系又进入相对缓和的阶段。苏联给中国共产党的和中国国民党的发展都给予了帮助。二战时,俄罗斯和中国也是盟友关系。1949年以后的十多年里,新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苏联是紧密的伙伴。

但随着60年代北京和莫斯科的关系交恶,冲突再次发生。1969年,两国在中国的东北部附近发生了一场长达7个月的军事冲突。

在针对杜金的攻击当中,不少网民也提起了俄罗斯在历史上占领的原中国领土。

“为了中俄世代友好,请归还库页岛和海参崴,” 一条微博评论写道。

杜金的账号给微博带来难题

自从俄罗斯总统普京2022年入侵乌克兰以来,北京与莫斯科保持着中国官方所说的“无上限”的合作关系,中国的社交媒体上充满了亲俄的言论。中国的官方媒体也常常原文转述俄罗斯政府的说法,其中包括不少虚假信息和阴谋论。尽管中国本身没有被卷入这场战争中,但俄乌战争一直是中国互联网上的一大热门话题。

在前微博审查员刘力朋看来,杜金的入驻无疑会给微博带来更多的流量,但同时,这意味着微博需要将更多的资源投入到审查上,防止他作出会被北京认为敏感的言论。

“他一个外国人,他是绝对不知道中国的‘政治正确’和红线在哪的,” 刘力朋说。“作为把他引进来的微博来讲,这个风险其实是微博替他兜着的。”

他推测,为了降低杜金的言论可能带来的风险,微博给杜金一人配备了三个团队。一个是客服人员,他们提醒杜金什么样的言论可能被审查,做好他发微博前的预防措施。另一个是专门监视杜金微博内容的审查团队,最后一个则是专门监督他微博评论区的团队,及时审查网民发布的敏感评论。

“必须得有人看着他,” 刘力朋说。“这个账号的风险必须得有人控制才行。”

截至5月14日发稿,杜金开通微博后发布的第一条帖文和视频已经从他的主页消失。美国之音尝试打开该帖文的链接时被告知“暂无查看权限”。

评论区

VOA卫视(直播)

请稍等
嵌入

没有现场直播

0:00 0:00 直播
欢迎在YouTube直播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时事大家谈:中国当下社会溃败多严重?天使的笑容在哪里?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5:01 0:00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 《纵深视角》专访曽锐生:习近平思想是中国梦的最大敌人。美国之音《纵深视角》节目,专访英国伦敦大学中国研究院主任曽锐生。美东时间5月18日上午9点播出,敬请准时收看。https://youtu.be/pKy6l0qE2zI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