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10 2024年5月19日 星期日

中国非法捕鱼让肯尼亚和塞内加尔手工捕捞渔民陷入困境


资料图片:喀麦隆林贝海滩,当地渔民在船上准备渔网。(2022年4月12日)
资料图片:喀麦隆林贝海滩,当地渔民在船上准备渔网。(2022年4月12日)

在肯尼亚充满生气的小镇马林迪(Malindi),五名30多岁手工捕鱼的渔民来到海滩前的一家酒吧。他们已经一起钓鱼很多年了。跟他们握手就像触摸岩石表面一样。查罗·卓别林(Tcharo Chaplin)是唯一一个除了斯瓦希里语之外英语说得足够好的人,但他们所有人都对中国在肯尼亚水域正在进行的捕鱼活动有很多看法。对他们来说,不管合法还是非法,中国人在做的事情都是错误的。

“中国船只在这里主要捕捞螃蟹和龙虾……而且数量很多!”卓别林语气相当愤怒地说.“他们每次可以捕捞15吨或20吨左右,然后从高水位返回岸边。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卓别林和他的同事来自肯尼亚的不同社区。其中两人是吉里亚马(Giriama)人,他们是该沿海地区主要的民族之一。一名渔民是斯瓦希里人。另一位来自肯尼亚和索马里海岸的巴朱尼社区。最后一个来自邻国坦桑尼亚。根据官方数据,在肯尼亚,大约有“120万人直接或间接为当地渔业工作”。然而,许多渔民由于持续的非法捕捞而丧生,迫使他们突破界限,去离海岸越来越远的地方寻找足够的鱼在当地市场出售。

“中国人停泊船只的地方,也是我们手工捕鱼的渔民通常撒网的地方,”查罗继续翻译着他同事们的共同抱怨。“所以当他们的船在那里时,我们只能等他们离开!我们一直在那个特定的区域捕鱼,但现在我们不得不等他们卸货完毕,而这些天我们无法工作。”

据他们介绍,中国船通常停泊一个星期或十天。在卸货后,他们将箱子送到首都内罗毕,而他们则为船只做其他事情,比如清洗它。然后他们离开大约一个月,才回来进行下一次卸货。手工捕鱼的渔民们从未知道他们的时间表。

“他们停泊船只的区域位于萨巴基河附近,一直延伸到马林迪附近的一座桥,”卓别林在他的一位同事阿卜杜勒的帮助下解释说。“这里被一艘我们无法接近的船占据了大约四公里。”

季节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重要因素。该群体通常捕鱼到七月或八月,然后由于大风,水流会变得非常湍急。

“八月之后就很难钓鱼了,”卓别林继续说道。“我们的小船不能在海里走太远。所以有时我们别无选择,只能把鱼卖给中国人。他们从我们这里购买大约200肯尼亚先令一公斤。通常他们会从我们这里买200或300公斤。”

据他们称,中国人大约十年前乘船来到马林迪。他们开始“为自己建造房屋、工厂,现在他们甚至在马林迪拥有一家商业公司。他们捕捞龙虾和小鱼,并将其出口到欧洲。这对他们来说是一项非常有利可图的生意。”

他们之间一番热烈讨论后,卓别林为我翻译:“现在有一艘较小的中国船已经停在这了两个月,属于一位中国女士拥有的另一家中国公司。这艘船主要捕虾。”还有其它这样的例子。“但每年的这个时候,还有许多其它中国船只捕捞鲨鱼。但它们不靠近海岸,离海岸很远,距离这里大约三四十英里,只有在晚上它们的灯光出现时你才能看到它们。”

塞内加尔的情况也没什么不同,也许更残酷。虽然一些中国渔业公司拥有当地政府颁发的许可证,但在塞内加尔水域却没有许可证。50岁的易卜拉希马·马尔 (Ibrahima Mar)是首都达喀尔以南30公里处的沿海小镇鲁菲斯克的当地手工捕鱼委员会(CLPA)的协调员。他表示,中国的捕鱼活动完全是非法的。

“我一生都是渔夫,”他通过Whatsapp对我说。“塞内加尔尚未批准与中国(或韩国)有关渔业的任何协议或公约。那么,塞内加尔海域为何出现大量中国渔船呢?不幸的是,塞内加尔没有像毛里塔尼亚或摩洛哥那样对渔市场进行良好的控制。”

这几艘中国渔船实际上是合资公司的一部分,其特点是向中国人出借大量名称和许可证,在塞内加尔水域非法捕鱼。它们的船悬挂着塞内加尔国旗,船员由当地人和中国渔民组成。

当被问到中国非法捕鱼对他和他的同事们的真正影响时,马尔变得越来越愤怒。“中国人在捕鱼时什么都不挑,他们拿走一切,甚至是海藻,一切,所有经过的东西,”他立即回应道。“因此动植物是中国在我们水域捕鱼的第一个受害者。中国人在他们国家什么都吃,所以他们什么都拿。我们再也找不到任何东西了,他们过去捕捞许多鱼,包括角鲨、马鲛鱼、海鳗、章鱼、甲壳类动物,但自从中国人来了之后,我们再也找不到任何东西。”

马尔表示,中国人拥有如此高效的船只,他们可以带走“一切”。借助新技术,他们能够利用电来捕鱼。

“你甚至不会看到中国船只在我们码头停泊,”他解释说。“他们的船只可以在远离海岸的塞内加尔水域停留长达两年,然后离开。只有当你出海时才能看到它们。他们总是在海上做一切事情:捕鱼、加工、丢弃。一旦他们完成鱼的冷冻,他们就会前往中国或韩国。”

上周,塞内加尔渔业和海事经济部公布了约50艘外国船只和130多艘塞内加尔船只的名单。但上面找不到中国船只。

塞内加尔新总统巴西鲁·法耶(Bassirou Faye)似乎坚持改变他之前12年的麦基·萨尔政府的做法。非法捕鱼往往是塞内加尔年轻人想移民到欧洲的主要原因之一。因此,总统要求政府对涉嫌借名行为的挂有塞内加尔国旗的船只进行审计,坚持“必须加强打击非法捕鱼活动的措施。”

据联合国称,约60万塞内加尔人从事手工捕鱼行业。法图·迪乌夫(Fatou Diouf)是第一位担任渔业部部长的女性。她于4月6日由塞内加尔总理奥斯曼·桑科 (Ousmane Sonko)任命。鉴于她在该领域的长期职业生涯,渔民们希望尽快看到巨大的变化。非法捕鱼问题一直是塞内加尔经济的主要问题之一。

《自然》杂志发表的一份报告指出:“非法、未报告和不受监管的捕捞活动每年给非洲造成高达114.9亿美元的损失,全球超过 75% 的工业渔船都在匿名作业。”但这些数据难以核实,因为监测系统很难定位大量渔船。

马尔总结道:“这是一场灾难—我们手工渔民真的厌倦了这种情况。”

评论区

VOA卫视(直播)

请稍等
嵌入

没有现场直播

0:00 0:00 直播
欢迎在YouTube直播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时事大家谈:中国当下社会溃败多严重?天使的笑容在哪里?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5:01 0:00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 《纵深视角》专访曽锐生:习近平思想是中国梦的最大敌人。美国之音《纵深视角》节目,专访英国伦敦大学中国研究院主任曽锐生。美东时间5月18日上午9点播出,敬请准时收看。https://youtu.be/pKy6l0qE2zI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