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30 2024年2月26日 星期一

中国农历新年 烟火气中弥漫欠薪通缩阴霾


北京市民在东岳庙前观看春节舞狮。(2024年2月12日)
北京市民在东岳庙前观看春节舞狮。(2024年2月12日)

中国正在欢度春节假期,近日来不仅春运突破33亿人次,多地旅游景区也传出营收佳绩,但与此同时官方数据却显示,中国消费者物价指数持续下探,就连采办年货必备的猪肉等食品,价格也大幅下跌。分析人士认为,持续的通货紧缩恐怕对中国经济复苏造成冲击。

农历新年期间,被称为地表最大规模人类迁徙的“春运”总是最受瞩目的数据之一,据中国官媒中央电视台报道,截至大年初一(2月10日),16天的春运中,全社会跨区域人员流动量已近33亿人次。

相比去年为期40天的春运期间,全社会跨区域人员流动量为47亿人次,中国国家发改委乐观预估,今年春运总人次可望突破90亿,创下历史新高,其中包括春节返乡以及跨区旅游的客流。

《澎湃新闻》11日报道指出,包括河南龙门石窟、陕西秦始皇陵跟四川峨嵋山等多地景区都宣布初三到初五之间的门票几乎全部售完,呼吁民众错峰出游;2023年爆火的“网红城市”山东淄博跟黑龙江的哈尔滨,大年初一也都客流如织。

农历年前 各产业欠薪事件多于往年

纽约时政评论员唐靖远认为,每年农历年前,中国社交媒体上总会出现大量欠薪、讨薪的信息,但今年值得关注的是不仅数量空前增加,欠薪的产业也从以往集中在建筑及其上下游产业,蔓延到服务业、餐饮、医疗,甚至被称为三大“铁饭碗”的公务员、国有企业跟事业单位。

2023年12月,总部位于香港的非政府组织中国劳工通讯(China Labour Bulletin,CLB)公布数据显示,截至当年11月,全国工人维权事件已达1604宗,超过以往三年的全年数字,唐靖远分析,其中无疑是以欠薪为最大宗,而且发生地也开始出现在南京等发达地区。

唐靖远说,这些现象不仅涉及生产企业,也显示许多地方政府已经捉襟见肘,甚至传出个别地方政府向寺庙借钱发薪水,更折射出中国经济难以乐观。

在台北的华人民主书院董事会主席曾建元进一步指出,房地产萎靡冲击地方政府财政来源,势必造成地方政府缩减公共建设及社会福利支出,这又会增加老百姓的负担,让他们更不敢花钱消费,导致市场更紧缩,又会使青年就业雪上加霜。

曾建元告诉美国之音:“跟基本生活无关的消费,他就会比较迟疑,比如说一些新创产业、文化产业可能影响蛮大的,很多是属于年轻族群的包括创业、消费也就会受到一些影响。”

北京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的肉类摊主在卖猪肉。(2024年2月2日)
北京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的肉类摊主在卖猪肉。(2024年2月2日)

中国节前消费者物价指数继续下降 猪肉价跌

另一组在节前公布的数据显得令人扫兴,中国国家统计局2月8日公布1月份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同比下降0.8%,降幅比上月扩大0.5个百分点,生产者物价指数(PPI)则同比下降2.5%,降幅较上月收窄0.2个百分点。

更直观的数字是其中猪肉、鲜菜和鲜果价格分别下降17.3%、12.7%和9.1%,成为带动物价指数下跌的最主要因素。2月11日,江苏省公布的消费数据中,猪肉价格下降更达18.7%。

对此中国官方解释,物价较去年下跌是因为2023年春节落在1月,“春节错位”导致基数上升。文中同时指出,1月消费者物价指数环比上涨0.3%,显示国内物价正延续改善态势。

分析:猪肉价跌成为通缩警讯

旅居美国纽约州的时政评论员唐靖远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指出,每到农历年前,中国人都要采办年货,其中猪肉更是不可或缺的食材,在需求量提高的情况下,售价也往往会上涨,今年反其道而行,凸显中国民众正在历经“消费降级”。

唐靖远说“过去经济正常的年份,每到过年的时候,猪肉价格其实还都是要往上涨的,那今年特别反常,而且降幅这么大,降了接近1/5,就是从一个侧面说明,消费降级的严重的程度,可能超出我们表面上所看到的。”中国农历年前猪肉价格下跌的问题也引国际舆论关注,路透社2月7日的报道中采访了北京最大的“新发地批发市场”,有肉贩无奈地指出,往年节前一天可以卖20头猪,今年一天只能卖5头。

报道中引述分析人士的看法称,“肉类消费减少是经济衰退的症状”,同时指出就业前景不稳定、股市暴跌和房地产下跌让忧郁的消费者开始“勒紧裤带”。

美国有线新闻网CNN在2月11日的报道中更直言,“无法阻止的通货紧缩已成为中国另一个头痛的问题”。文中引述花旗分析师的报告称,在国内食品价格、国际油价调整和国内需求疲软的三重打击之下,中国通货紧缩正在加剧,价格疲软的现象也从商品蔓延到服务行业。

CNN报道指出,通货紧缩会造成消费者跟企业因为预期价格将进一步下跌而推迟购买或投资,反而进一步放缓经济,造成恶性循环。

唐靖远说,消费降级更大的风险是整体社会需求下降,会反映到生产端,迫使企业压缩生产规模,连带造成减薪、减少招聘,甚至裁员。

对此,住在湖北武汉的魔卡师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方中的看法则较为乐观。李方中指出,虽然中国房地产和出口下行的压力确实存在,但就他在武汉当地的观察,主要受冲击的是房屋、汽车等高额消费,一般民众反而更愿意把钱花在上餐馆、买衣服等开销,到餐厅排队要等一、两百人取号的情况并不罕见。

李方中认为,单凭猪价下跌不能作为判断中国经济下行的理由,因为同一时期,牛、羊肉价格都在合理区间,李方中告诉美国之音: “我自己去买猪肉的一个价格,我觉得还算正常,比往年便宜,但是你说它便宜到这些所谓的谷贱伤农这一步吗?我觉得可能是有待商榷的”。

学者:通缩恐导致中产阶级下沉化

通货紧缩的大环境下,不仅身处基层的农民工跟城镇青年就业困难,位于北台湾新北市的淡江大学中国大陆研究所所长陈建甫认为,更大的问题恐怕是造成中国的中产阶级下沉化。

陈建甫分析,中国社会号称有两亿人投资房地产,投资上海A股的股民据称也有两亿人,过去这段时间都历经了房地产爆雷以及A股连续暴跌,年前A股总算在官方出手护盘下重回2800点,但股民们这个年恐怕也是过得心惊胆颤,就怕年后开盘再有震荡。

陈建甫说,中产阶层往下沉沦,恐怕会使中国社会面临动荡不安,在他看来,2月3日中共发布的中央一号文件除了依往例对“三农(农业、农村、农民) ”问题做出指导外,所强调的“乡村全面振兴”也是在为将来可能有大量移工在城市里无法生存,必须返乡谋生预做准备。

陈建甫说:“这个一号文件里面就已经提防,如果城市的产业崩解了,农村有没有办法把这些从都市来的移工再接回到农村安置,这个就是中国很担心的一个问题。”

陈建甫指出,乡村全面振兴包括靠近沿海与大城市的县级乡村,创造足够资源以承接返乡移工,鼓励他们从事包括电商在内的乡村与农业创生产业;但另一方面已也须提防随着移工返乡,会把失业、粮食供应等社会问题从城市带回农村。

对此,武汉台商李方中认为,近年来在当地确实可以感受到许多排名靠后的“二本”、“三本”乃至技职类高校毕业生求职较为困难,因此不少打工族选择离开武汉返乡。

与之对应的是例如湖北省的黄冈、黄石等地,也开始有越来越多企业前往布局,虽然薪资不如武汉,但至少能够提供他们在家乡的工作机会。

相比过去,在春节假期结束后,许多位于长三角、珠三角等沿海省份的企业总要担心缺工问题,唐靖远则认为,在通货紧缩,在总体需求降低的情况下,今年节后不仅 不会缺工,恐怕还将持续出现“求职难”的挑战。

评论区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 2/26 【时事大家谈】中央巡视根本是为“两个维护”,习近平反腐真情流露?人为制造“V字形”反弹,中国股市能挺多久?嘉宾:悉尼科技大学中国学副教授冯崇义;台湾逢甲大学通识教育中心助理教授林展晖;香港时政评论作家、金融专家潘东凯;悉尼科技大学中国学副教授冯崇义;主持人:许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