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15 2024年3月3日 星期日

专访余茂春: 习近平对台已无计可施,但仍可将台海作为总体战争起点


美国智库哈德逊研究所中国中心主任余茂春(Miles Yu)向海曼资本的创始人巴斯(Kyle Bass)7月13日向赠予印有小熊维尼的杯子。巴斯当日发表了关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发动战争时间表的演讲。(美国之音记者薛小山拍摄)
美国智库哈德逊研究所中国中心主任余茂春(Miles Yu)向海曼资本的创始人巴斯(Kyle Bass)7月13日向赠予印有小熊维尼的杯子。巴斯当日发表了关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发动战争时间表的演讲。(美国之音记者薛小山拍摄)

美国智库哈德逊研究所中国中心主任余茂春日前接受美国之音专访。他表示,中共对台湾人坚定追求的“事实上的独立”,除了形式上的恫吓外,已无计可施。他说,中共领导人习近平若务实考量代价、机会和能力,攻台的可能性已不高;但仍须严防中共冒进,将台海作为发动下一次总体战争的起始点。

哈德逊研究所于1月底组团造访台湾,拜会台湾朝野政治人物,包括即将于5月就职的候任总统赖清德,这是台湾总统大选后首度访台的美国智库团体,代表国际社会对台湾议题的重视。

专访余茂春:民主自由是有传染性的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50:29 0:00

台湾人不吃中共威吓这一套

余茂春是访团成员之一,他在2月初离台前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表示,中共屡屡以“有杀气”的恫吓方式、企图影响台湾选民的投票意向,但往往适得其反,尤其今年大选结果再次证明,台湾人“真地是不吃这一套”。

他说,台湾给全世界树立了一个有效执行民主过程的榜样,而且民主深化后的台湾与中国的关系也早就跳脱统独的主权之争,并形成民主与独裁体制的强烈对比。而中共对于多数台湾人坚定追求的“事实独立”,除了“习惯性地威吓威吓几句话”外,也是“真地没有什么棋子可走了”。

他分析,习近平若务实考量“代价、机会和能力”,武统攻台的可能性并不高。

余茂春说:“打台湾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因为两栖作战,中共在这方面需要很多技术上和军事技能上的进步,它现在还没有......习近平不能采取这些(攻台)行动最主要的因素,我认为就是,他没有这种机会,这种机会不是他自己制造的,机会是可以由国际社会、由美国领导的自由世界可以把他的机会给否决掉。”

他说,美国曾在韩战前错误地向全世界宣告,朝鲜半岛和台湾在美国的防务义务之外,因此助长侵略者的野心,导致韩战爆发,这是美国有过的惨痛教训。但美国从未放松过对台湾的国防承诺,也有《台湾关系法》和各式行政命令来贯彻对台湾的协防承诺,因此即便习近平的侵略野心很大,但若考虑到美国以军事武力介入的代价,“他没这个胆量去冒这么大的风险”。

习近平恐将台海作为未来总体战的始点

不过,余茂春警告,习近平行事以冒险著称,他仍可能将台湾作为下一次总体战争的起始点,因为中共是一个侵略性极强的政权,尤其中国已在全球扩张军事基地和筹划军力的投射,而中共对重要资源和供应链的控制也都是建立在全球设想的基础。再加上中国与印度、越南、菲律宾、日本和韩国的领土冲突不断,随时都可能引爆一个更大的总体战。

余茂春说,基于中共的杯葛,台湾的国际地位未得到应有的承认,对此,他建议台湾创建多边联盟,以创新的思维和外交手段来打造其国际形象和国际空间。例如,他说,台湾有宗教和学术等中国缺乏的自由价值和优势,若成立世界宗教自由联盟,自然就排除不够格的中国,成为当然成员。

余茂春也深入解析中国的政经现况、中国年轻人的思维和美国总统拜登和习近平规划中的对话,以下是访谈的精华片段:

美国之音:台湾经验有可能渡海成为中国民主化的火苗吗?

余茂春:中国老百姓很多基本的政治诉求,他不敢表述,并不见得他没有这种表述的欲望,因为他一辈子都生活在恐惧中。中共对中国老百姓的统治就是通过制造无形、有形的恐惧,让你知道,你做的所有事都须跟共产党的政策和意念相合。你要是离开了它的政治理念和容许界限,就会受到惩罚。这对于老百姓已经成为一种习惯。这种习惯每个专制的政权里都有,但是并不见得就是一种根深蒂固的人的本性。人的本性,我觉得是一样的,美国的独立宣言里面讲,人人生而平等。

中国政府与人民的对抗已公开化

美国之音:中共思想钳制严重,习近平主政下的年轻人会走不同的方向吗?

余茂春:中国的青年人,虽然在共产主义制度下,他有一些跟党的纲领非常一致的做法和想法。但即使是这一批人,他也对中共的一些非常违反人性的东西,他也有本能的反抗。比如说,中共的外交部发言人,他说的话跟天方夜谭一样不可思议,没有水平,实际上对这些中共发言人说的话加以无情讽刺的人,很多都是年轻人,我们所谓失去的一代,而且中共它也意识到这一点,所以它很多陈词滥调的,它都不敢用... 这就是我在说,未来自由中国在民间,民间的力量是很强大的。实际上,中国政府和中国的人民已经形成了一种对抗,这种对抗的表现形式也渐渐地公开了,只不过有时间的问题。

美国之音:中国疫后的经济复苏力道非常薄弱,您觉得,习近平有没有对策?

余茂春:中国目前的经济情况,不是自由贸易系统里自然的周期涨落现象,(而)是落后政治制度的结构性问题。所以,他没有从结构面来解决,没有勇气和胆量来采取治本的方针。你要一治本,共产党这政权就垮了。习近平觉得经济有问题,他知道的就是两个对策,第一,加强共产党对经济决策和经济活动的全面干预,这正是经济不能发展的主因。中国经济几十年来发展了,不是因为共产党干预得多了,而恰恰相反,是共产党干预得少了,民营经济制造了中国近几年经济的奇迹。现在他把民营经济打压下去,加强公有经济跟共产党的领导,以行政命令的方式来解决经济问题,他当然会碰壁的。另外一点,习近平的方式就是宣传、系统性的造假,要唱响中国经济的亮点。他是最害怕老百姓、世界的资本主义市场知道中国的经济现实,所以他要把美国的核查公司都踢出去,就可以造假,没有人去挑战他说假话的习惯。他的这一套造成老百姓对中共管理经济的能力的严重怀疑。

拜登与习近平的对话实质意义不大

美国之音:美中政府高层将安排拜登总统跟习近平的对话,你有什么期待?

余茂春:对话是中共最需要的,它非常希望对话,因为你一对话,它就让中国人民知道,你看我们的政治领袖习近平,尽管很多人不喜欢他,他还是得到自由世界领袖的尊重。这是一种政治讯息,(中共)大外宣非常重要的一种表述。美国愿意谈,它是谈一些具体的问题。美国谈得越多,对中共的反感就越多,因为美国谈的是解决芬太尼的问题,解决气候的问题。中共有一个小时的会谈时间,四十五分钟在讲中国的一个中国原则,人家耳朵都听出茧子来了。所以,它不是抱着解决问题来的,它就为了这种形式,实际上,真正通过峰会解决问题的例子并不多的。

美国之音专访哈德逊研究所中国中心主任余茂春的完整内容请看2月10日播出的《纵深视角》。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