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中陣營再擴大?傳美日英澳菲將推安保合作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1.04.2024

访问新版DW网页

尝鲜使用dw.com测试版。该版本仍在完善中,欢迎你提出宝贵意见!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政治

抗中陣營再擴大?傳美日英澳菲將推安保合作

首場美日菲領袖峰會下週登場,媒體消息稱,三國將在峰會宣布美日英澳菲五國的安全保障合作計劃,且今年將在南海舉辦美日菲海軍聯合巡邏,「劍指」中國。

在中菲之間南海爭端加劇之際,美日菲將於4月11日舉行三國領袖峰會,討論「促進印太地區與世界的和平安全」。圖為3月23日在南海第二托馬斯礁(中國稱仁愛礁)附近,菲律賓稱菲方補給船遭中國海警船危險逼近。(資料照)

在中菲之間南海爭端加劇之際,美日菲將於4月11日舉行三國領袖峰會,討論「促進印太地區與世界的和平安全」。圖為3月23日在南海第二托馬斯礁(中國稱仁愛礁)附近,菲律賓稱菲方補給船遭中國海警船危險逼近。(資料照)

(德國之聲中文網)日本共同社週日(3月31日)引述日本官員消息稱,為了抗衡中國具侵略性的軍事行為,美國和日本將加強與英國、澳洲和菲律賓的安全夥伴關係,一方面增加在印太地區的聯合軍演,一方面促進防衛科技上的合作。

白宮已宣布4月11日將首度在華府召開美國、日本、菲律賓三國領袖峰會。據共同社報導,美日英澳菲的安全保障合作關係將納入峰會之後的聯合聲明內。

不過,這五國強化安全合作可能進一步引發中國不滿。先前針對美英澳三國同盟關係(AUKUS)協議,中國多次批評這是「典型的軍事集團,充斥著過時的冷戰零和思維」。

圖為美英澳三國領袖去年3月在加州會晤,宣布AUKUS協議的最新進展。(資料照)

圖為美英澳三國領袖去年3月在加州會晤,宣布AUKUS協議的最新進展。(資料照)

共同社還指出,美國總統拜登將在日相岸田4月訪美期間,邀請他7月再度訪美;消息指,美國也在協調日本、韓國領袖參加7月在華府的北約峰會,並且召開美日韓領袖峰會。這三國領袖去年8月曾在美國戴維營會晤,同意每年舉行領袖峰會。

日本加強抗中

無獨有偶,據美國網媒POLITICO上週五(29日)報導,美日菲三國還將在首場峰會上宣布,今年稍晚會在南海舉行聯合海軍巡邏。報導分析,此舉標誌著拜登政府的印太戰略至今最有力的宣示,意在團結盟友與夥伴,抗衡中國在經濟、外交與軍事上的擴張。

去年11月和今年1月,美國和菲律賓曾在南海舉辦過聯合海軍巡邏;1月,中國解放軍南部戰區也在南海展開例行巡航,並且發公告寫道:「戰區部隊全時保持高度戒備,堅決捍衛國家主權安全和海洋權益,任何攪局南海、製造熱點的軍事活動盡在掌握之中。 ​​​」

若日本加入,將會是美日菲三國首度在南海展開聯合海軍巡邏。這也顯示日相岸田文雄上任後,希望使日本跟美國一起在區域安全方面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2022年底,為因應日本眼中「最大的挑戰」中國,日本已通過修訂涉及國安戰略的安保3文件,預計2027年前把防衛預算提高到國內生產總值(GDP)的2%。

此外,據POLITICO消息,美方也在「認真考慮」讓日本成為美英澳同盟關係(AUKUS)的技術夥伴。美英澳三國在2021年推出AUKUS協議,聚焦於協助澳洲獲得核動力潛艦技術

今年2月,澳洲防長馬爾斯(Richard Marles)接受共同社訪問時曾透露,澳洲希望在防衛科技發展方面「跟日本更密切合作」;儘管日本不會直接參與英美提供核潛艦給澳洲的計劃,但雙方未來幾年內可能在人工智慧、極音速武器等領域展開合作。

馬爾斯當時表示:「澳洲和日本從未比現在更為戰略一致。」日澳兩國的防務《互惠准入協定》去年8月生效,允許雙方軍隊為訓練及其他目的而進入對方國家。

針對日本增強防衛、大幅提高國防預算,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林劍上週五(29日)曾要求日本「深刻反省」軍國主義侵略歷史,「以免進一步失信於亞洲鄰國和國際社會」。

日、菲扮演關鍵角色

美日菲三方領袖峰會之外,菲律賓小馬科斯(Ferdinand Marcos Jr)、日本首相岸田文雄4月也將另行分別會晤美國總統拜登。

小馬科斯去年5月訪美時,美國與菲律賓更新了1951年《美菲共同防禦條約》的規範;如今在菲律賓與中國之間的南海主權爭端進一步加劇之際,有專家認為菲方希望確認該條約會在什麼情況下觸發、促使美國出手協防。

岸田文雄則曾於去年1月在華府會見拜登。當時拜登重申1960年《美日安保條約》的第五條,強調美國將堅定不移地致力於保衛日本,包含在尖閣諸島(中國稱釣魚島)。

日經亞洲週一(4月1日)的分析報導指出,對美國來說,日本和菲律賓可以說是最關鍵的地點,特別是在抵抗潛在的中國侵台方面。美日菲三國的結盟,甚至可能比既有的美英澳同盟(AUKUS)和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對話(QUAD)更具有實質意義。

華府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專家賽耶斯(Eric Sayers)說:「很顯然,日本與美國前所未有的一致,也對於跟菲律賓合作有興趣……如今菲律賓有了一個更傾向跟美國合作、更積極反擊中國的新總統。」

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亞洲研究員努爾(Elina Noor)則認為,菲律賓如何在可能的台海衝突之中定位自身角色,仍然存在看法分歧,而美國和菲律賓有必要解決此問題。

關於南海爭端,菲律賓駐美大使羅慕爾德茲(Jose Manuel Romualdez)告訴日經亞洲,菲方正與日本政府商討如何合作,並與越南、馬來西亞、汶萊、印尼等同樣爭取南海主權的國家討論,盼尋求解方並降低緊張局勢。

(綜合報導)

© 2024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