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座评论: 中国股市崩盘或将导致社会风险 | 评论分析 | DW | 11.02.2024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评论分析

客座评论: 中国股市崩盘或将导致社会风险

时评人邓聿文指出,中国股市的下跌已经不能仅仅用经济因素来解释,更多可能是由政治因素诱发的信心危机,必须从政治角度才能得到合理解释。由此也不难明白中国当局为什么要在春节前夕救市了,因为担心可怕的民意反转。

政治评论员邓聿文表示,最近中国股市的暴跌让民众有点忍无可忍。本来经济萧条,大家的日子都过得憋屈,眼见着财富在股市一天天缩水,而当局只喊口号却不拿出实际行动,当然会让民众郁闷的情绪来一个大爆发

政治评论员邓聿文表示,最近中国股市的暴跌让民众有点忍无可忍。本来经济萧条,大家的日子都过得憋屈,眼见着财富在股市一天天缩水,而当局只喊口号却不拿出实际行动,当然会让民众郁闷的情绪来一个大爆发

(德国之声中文网)观察家们在评估2024年的中国经济和社会风险时,多数聚焦在房地产和地方债务上,因为这两者是中国最近几年讨论最多、拖累经济增长的头号因素,也是中国当局用力最多的两个领域。虽然经过数年的治理,房地产和地方债的风险释放了很大一部分,但市场的风险并未完全出清,对这两者来说,2024年依然会是艰难的一年。

然而,未料在进入2月时,股市的风险骤然大增,从其对社会心理造成的冲击而言,要大过房地产和地方债务。后二者特别是房地产对社会心理面的影响也非常大。如果房价暴跌,房产公司倒闭,就像2008年的美国次贷危机一样,牵连金融机构不说,普通民众拥有的房产财富价值也会剧烈缩水,考虑很多城市家庭贷款买房,房价暴跌对他们的打击尤其大。这也就是当局在调控房地产时不敢去刺破房价泡沫的原因,尽管现在多数城市的二手房价实际跌幅也已很大。

相比楼市,股市的流动性强,其短期的波动性要比楼市大得多,股市的暴跌瞬间会让一个股民破产。而暴涨暴跌被认为是中国股市的一个特点。不过,这都是过去的事了,从2015年的股灾发生后,沪市A股就没有超过3800点。过去两年,中国股市一直在跌,2022年,沪市跌了15.13%,2023年再跌3.7%。深市和创业板跌得更多。今年开年以来,又是跌跌不休,在2月5日汇金入市前,沪市跌幅高达9%以上,两次击穿2700点,最低跌到2635点。

中国股市为何暴跌?

与此同时,全球股市都在欢乐地上涨,美日德法意印等股市都创历史新高,就连阿根廷这样经济糟糕的国家,股市也在上涨。中国内地和香港股市,是全球唯一两家连续三年都在下跌的市场。这已经不能仅仅用经济因素来解释。虽然对中国经济的真实增长水平,外界争议很大,但股市已经脱离了中国经济的基本面,不能反映真实的经济状况。换言之,中国股市三年的下跌,尤其是今年以来的暴跌,更多可能是由政治因素诱发的信心危机,必须从政治角度才能得到合理解释。把中国股市和香港股市对照起来,这一点会看得更清楚。

外资撤离中国和香港股市,是两地股市不断下跌的一个重要因素。中国和美国及西方国家的关系紧张,让外资特别是美资出于安全考虑,陆续从中国和香港的股市撤出。股市讲究的是流动性,流动性一枯竭,好比人体的输血功能被阻断,慢慢等死。中国股市大发展的前20年,是中国和西方和平共处的20年,大量西方资本涌入股市,但在中美贸易战开打后,两国关系日趋紧张,美国不但在高科技上围堵和打压中国,也限制对中国的投资,拜登政府去年就颁布行政令,不准美国的各种基金和养老金等投资中国,包括二级市场,原有的美资撤离中国市场的步伐只会更快,其他的西方国家也会跟着美资撤出中国股市。

资本的流出,可以看作是资本对当局的不信任

以西方资本为主的外资撤离中国股市,这是当局不能控制的。只要中美竞争关系一日不变,地缘政治环境对中国的不友善就一日难改。而资本是最敏感的,对有高度风险的市场,当然是早点快点撤出。西方资本流出中国,也会感染到中国自己的资本跟着流出。但中国资本的流出,还有着更复杂的成因,不过,从政治角度,都可以把它们看作是资本对当局的不信任。

沪市A股为什么在2022年有15.13%的跌幅?显然和中国尚处于动态清零特别是上海封城以及20大这两起事件有着密切关系。2022年全球所有国家,除中国外,都开放了,而中国仍处于封闭状态,影响的不仅是中国和其他国家的旅游和贸易往来,还有民众对这个政权的失望。期间发生的上海封城,严重挫伤了全国人民尤其是上海市民对习近平的政治信任。但这样一个人,竟然在二十大连任、开始第三任期,建立自己的亲信管治团队,进一步强化独裁。这些举措和这种政治格局无疑会让资本有寒蝉效应,感觉不安,逃离资本市场。上海封城期间和二十大前后几月,正是该年股市跌得最重的阶段。这不是一种巧合。

今年开年来的暴跌,和1月16日在中央党校召开的金融高质量发展专题研讨班又有着直接的、脱不开的关系。在这次研讨班的开班式上,习近平提出要建立中国特色金融发展之路,与西方金融模式要有本质区别。所谓中国特色金融发展之路,首要的一条是坚持党中央对金融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并把防控风险作为金融工作的永恒主题。对于精明的投资人来讲,党对金融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其政策含义是什么,他们不会不清楚。习近平还强调金融监管要“长牙带刺”、有棱有角。这些信号会让资本,包括仍留在中国二级市场的外国资本,快跑为先。彭博社日前报道,外国投资人已从中国撤出数十亿美元的资金。摩根斯坦利对中国市场仓位的配置,也降到24%的最低位。

当局对股市的下跌,不能说不重视。去年以来,监管部门针对股市问题,不断进行信心喊话,出台了很多措施堵漏洞,提信心。然而,一方面,证监会的权力有限,超出市场自身的问题,它就有点无能为力,而市场信心的问题,根本不是监管部门能够解决的;另一方面,包括证监会在内,监管部门出台的措施,从投资者看来,有点避重就轻,隔靴搔痒,对市场的实质性问题,如IPO、转融通、上市公司减持、信息披露等,要么没有回应市场要求,要么蜻蜓点水,让投资者很失望,认为当局并不真正重视股市,所谓的救市只是做做样子,并不太想救市。从而,监管部门行动上的拖泥带水反有可能促使股市加速下跌。

是市场误读了当局的信号吗?非也。对中国股市,当局让它承担了太多的功能,有些功能本不该由它承担的。功能太多,功能之间就互相冲突,这就导致它最基本的某些功能要么被忽视,要么被过度榨取。比如,从市场融资是股市的基本功能之一,但是中国股市IPO的数量超过了美国这样的老牌市场,从而放行了大量垃圾公司上市。一个垃圾股充斥的市场,会让投资者获不了投资收益,而在股市下跌时,比如像目前这种下跌幅度,这些垃圾股的市值仍然太高,股市还有巨大的下跌空间,从而造成当局救市的某种两难处境:不救,难过民意关;要救,在保护这些垃圾股。

事实上,中国的监管部门和市场派学者,多年来秉持一种“奇怪”的看法,股票上涨是积累风险,股票下跌是风险释放。这跟股市垃圾股太多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不仅如此,持这种看法,当市场出现暴跌,反而会认为是好事,就会漠视乃至容忍股市在一段时间内下跌,甚至认为跌得还不够。这是当局救市迟缓的原因。

暴涨暴跌对股市的健康发展自然很不利,但如果暴涨政府来打压,暴跌则不去干预,就很难说得通。对中国这个市场来说,很多时候暴涨或暴跌并非由经济的因素引起,尤其长期处于下跌过程或者短期跌幅巨大,政府是不能袖手旁观的。过去中国政府有过几次救市。而本轮股市已经跌了两年,进入今年下跌加速。尽管如此,在过去两年,社会对股市的下跌没有太强反应,因为对股民来讲,这已经司空见惯。然而,最近的暴跌终于让民众有点忍无可忍,原因在于,几千万股民,没有多少人能够经得住这种暴跌,再跌下去,几乎所有人的股市资金都要归零。几千万股民背后是几千万家庭。本来,经济萧条,大家的日子都过得憋屈,眼见着财富在股市一天天缩水,而当局只喊口号却不拿出实际行动,当然会让民众郁闷的情绪来一个大爆发。所以,在上周五股市暴跌后,没有一点预警,股市突然间成了全民讨论的对象,大众嘲讽当局,甚至跑到美国驻华使馆的微博区去表达不满,这是要让人有多么失望才会这样做,就连平日在很多话题上维护中国政府的自干五,在股市问题上,都抨击当局无所作为。

由此不难明白当局为什么一定要在春节前夕救市了,因为它看到了这种可怕的民意反转。倘若股市继续下挫,很可能在春节会发生一些不测事件,让当局想营造一个欢乐祥和的春节都成问题。2024年,中国注定不平静,凡是会影响社会大局稳定的事情,都会使当局寝食难安。现在,在房地产外,又多了一个股市风险源。

邓聿文为政治评论员,独立学者,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研究员兼中国战略分析杂志共同主编。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导,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 2024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DW.COM